阿灾

最近听LadyGaga的歌,有了特别多奇怪的脑洞,这个的bgm是LadyGaga的paparazzi(狗仔队)
讲的是资深娱记鬼狐和出道两年的新人格瑞和刚出道的金的故事,第一页里鬼狐的手表和皮带是和金一对的,他从这些细节一点点渗透进金的生活以追求他,最后一句用了两种翻译所以感觉上就变了。
一个可以理解为,鬼狐看上金,也知道格瑞对他有感情,就去挖格瑞的墙角,而且成功了,另一种是鬼狐一直想搞格瑞,金来了就用他当突破点玩格瑞,金对鬼狐有点感情,但是鬼狐想要的是格瑞……嗯我也不知道箭头指向哪……我就是喜欢给本命戴绿帽。
画了三个晚上但是因为赶时间……其实好多东西根本没表达出来。建议去听一下这首歌然后自己脑补一些东西。
谢谢你看到最后,hhhhhh

图一忘了反转了,总之觉得旧设格瑞好有趣啊hhhhhh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

可以说非常不会画画了【趴】

看样子觉得他太可爱了【抱住哭】凑凑和和做完了,没有当扣子的东西,就先这样吧,做了立领的,结果完全没看出来嘛!!!!!

他为啥这么可爱!!!!!!!!可爱的!让我停不下来!!!!!!!!

我的良心不仅不痛,还美滋滋的

超可爱的【融化】

不同[下]

我越来越不知道在写什么23333打斗好麻烦,但是还想写,缩写了100?话到103话的内容所以很多剧透,最终也没写出我要的东西,一直这么的意识流,词汇也越发贫瘠怀疑人生,这俩家伙的关系太复杂了,好难。

“夜岚君真的是超厉害啊!一上场就淘汰了120人,个性真的很难对付呢……”
“还是绿谷你比较难对付,每次一到对战训练的时候就棘手的不得了。”

“爆豪你也通过了啊,刚才真险,一开场就被一大堆人围住差点就出局了。”
“闭嘴白痴脸。”
“……”超失落的……
隔着休息室中并不多的人,两所学院的人都各自交流着,全数通过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接下来还要应对好剩余的一场考试。
在巨大的爆破声中,建筑物和地面接二连三的呈现不同程度的倒塌崩裂,解说也在人们为什么的疑问中开始讲解下一轮考试的规则。
“救助演习。”
“英雄的道路不只有打败敌人这一种,救助别人也是非常重要的啊。”
“嗯!”
“走吧。”
士杰这边,大家说好了一起行动所以很迅速的就完成了一部分人的救助,基本上通过应该是没什么问题,虽然担心爆豪再次上门可能会造成计划外的争斗,但是也没有发生。
直到体育馆的墙壁被爆破出巨大的缺口,敌人的涌入给她们带来了新的考验。
“是黑帮虎鲸!”
“不是吧来真的!?”周围的不少人都对这种安排大感震惊,士杰这边夜岚和绿谷却先冲了过去,夜岚拥有的优势令他极快的到达已经与敌人碰撞的现场,疾风随着她的到来掀翻一片敌人,暂时缓解了现场的压力,让避难工作可以继续进行。
“这种展开真是热血啊!”他兴奋地大声喊出,却在发现现场的轰焦冻后停顿了一下“居然和你碰在一起…!!”
“你啊,去协助救护所的避难怎么样,你的个性很适合吧。”
“这边我来解决。”
夜岚感觉被轻视了,身边卷起狂风就向敌人的头领袭去,而轰焦冻的火焰爆发出来时的气流却将他的风吹偏了方向,两人对此争执不下,看的敌人也无奈起来,而后两人再度同时攻击,仍然是一样的结局,但是这回的攻击却将火焰吹向了到在一旁动弹不得的真堂,眼看火焰就要吞没他时,发动力量赶来的绿谷将他拽出火焰,对这两个家伙他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大骂两个人的愚蠢。
深知自己愚蠢的两人也为此付出了代价,敌人的个性瞬间将他们击倒在地,数量众多的敌人越过他们几乎不存在的防线扑向不远处的群众。混乱之中,这两人用自己最后的控制力打造出风与火的牢笼将头领困住,便再无计可施,后续的支援迅速的镇压着其他敌人,场内对于HUC的救助也一刻不停的进行。
看起来一切都要结束了,绿谷解决完手头的敌人又去关注倒地却仍在坚持的两人,被困在风火之间的虎鲸头领突然暴起将两人的牢笼吹散,质问着他们根本不存在的后手,脚下的力量发动,绿谷的飞踢转瞬攻向敌人的头顶,被挡下后心知不妙,就听到爆豪的声音响起。
“滚开那里废久!”没做任何多想,绿谷在落地的那秒立刻后跳,阻挡实现的烟雾中突然攻出的覆盖型炮火令敌人闪躲不及,真真正正的吃了这一招。
“呃,截止到这一刻,危险区域的所有HUC都已经得到救助,原谅我的任性,现在,临时执照考试全程——结束了!!!”
“结束了!?”
“不,还没结束哦。”在众人该松口气的松口气,不甘心的不甘心的时候,从黑帮虎鲸身后冒出了一片黑雾,A班的人立刻明白了这是谁,可是谁都来不及阻止那里面伸出的手,搭在黑帮虎鲸的安全控制装置上。
“就让我们,给你们带来新的考验吧未来的英雄们。”
不只这一处,整个会馆都开始躁动起来,诸多的敌人从会场的四面八方被传送,在场为数不多的职业英雄投身会场保护学生们,整个流程都像是那天A班遭受的袭击一样,但是这回敌人的数目虽然变少威胁程度却有所增加。
死柄木破坏了黑帮虎鲸头领的限制,得到自由的他首先对面前的小鬼发起进攻,刚退开一些距离的绿谷仍然在它的攻击范围,此时却顾不上自己先冲过去抓住倒在面前的轰,将他先抛给赶来接应的士杰前辈,声波的余震扫到他,强忍着脑中的异样感他又冲向不远的夜岚,在他跃起快要到达夜岚身边时,诡异的黑雾再次铺开,要将他卷入那片黑暗。
又要中这一招了吗?
又?什么时候?
现在不是分神的时候,他却怎么也控制不住这个问题闪过脑海。
“boom!”爆豪的爆炸驱散了黑雾,让绿谷得以幸免被送往未知的危险中,他前滚起身,敌人显然变得更加谨慎,他们没有抓住传送的核心,这时迅速撤退成了绿谷心中的首选。
扶起夜岚,索性他的麻痹程度还要轻一些,可以用个性稍微支撑他俩撤退。
“小胜快跟上!”
“谁要跟着你走啊!”
“夜岚君拜托了!”
“好的”夜岚明白他的意思,放出风将爆豪也拽了过来。
“杀了你哟混蛋!!!”
“杀了我也不能把你一个人扔在那。”
“嘁!”
[在场内的考生请不要惊慌,尽量避免与敌人战斗保护好自己,职业英雄正在赶来的路上,很快就会来保护大家。]
场内的广播响起,所有人都渐渐冷静起来,形成有组织的抵抗团体,互相掩护着躲避敌人的攻击,敌联盟的攻势突然就变弱了,像是得到什么信号一样有序的开始撤退。绿谷他们脱离战斗之后死柄木也不来追击,反而开始转移黑帮虎鲸的所有成员。
他们的目的是这个!
所有在场的人忽然都明白了这点,但是周围的敌人也不断阻挠着他们上前,只能看他们一个个被黑雾带走。
战斗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结束了。

在稍事休息安抚之后,在场的人员立刻组织进行通过名单的公布,补考方案的公布等,在找到自己名字后,绿谷真的是松了一口气,然而在上面却没找到爆豪胜己的名字,小胜落榜了?
连他都有些无法相信小胜会落榜,不过第二项的救助……也真的说不定。
绿谷在不远处很显眼的雄英队伍中发现了爆豪,现在也一脸震惊,如果现在去找他的话……肯定会被揍一顿还是算了。这么想着结果爆豪一扭头,正好和他对上视线。
糟糕了!绿谷忍不住抖了抖,看到对方做出了一个往那走的手势。
去……还是不去呢?

还是跟着来了……
“小胜……找我有什么事?”
“我说废久啊,你的个性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无个性吗?在刚才实战里的那股力量是怎么回事!?”
“这……我……。”面对青梅竹马的质问他发现自己无话可说,真的要告诉他欧尔麦特的事吗?这可是连妈妈都不知道的秘密,发誓绝对不告诉别人的秘密。
“你,一直都瞒着我是吗?”对面的爆豪却异常的冷静,连一直绞在一起的眉头都放松了,这让他非常不安。
“你一直都在看我的笑话吧,”
不是的小胜
“明明拥有着强大的个性却装作无个性,”
不是的小胜!
“不过你考去了士杰和我并没有什么干系,下一次我会打倒你,”
我……
“滚吧死书呆子。”
“等一下小胜!”

“吵死了白痴!”咚得一声,绿谷被踹到了地下,后脑的痛感让他清醒了不少。
咔酱?他扭头看向床上发着起床气的青梅竹马,想起现在他们已经是住在一起的恋人。自己在昨天执行任务时被抓做人质的女孩受到刺激个性暴走,将他也波及了。
女孩的个性作用于精神,据记录会让人看到不同的自己,但是这个看到究竟会让人看到了什么样的过去未来,究竟是不是真实却无法确定。
他看到的就是那个不知为何没有报考雄英,在临时执照考试遇到小胜的自己,不论是自己的心情,还是真相,都无法对小胜说出口,止步不前的自己。
床上的人还在骂他睡觉也说个不停让人不得安宁,他却笑出了声,爬上床搂着恋人的腰,头埋进他的颈窝里。
“一起补觉吧小胜,反正今天也是周日,再睡一会也没关系。”当初没有真的放弃,太好了。


END


不同的

不同的

想了下去士杰的出久和咔酱相遇的故事,出胜出无差。
有很多感情还没有搞明白,不过先这样吧。

这样的相遇大概是一种必然。
在来英雄执照的考场前绿谷就明白,在开学到现在这么短时间就经历过数次敌人袭击的雄英一年级A班,是必定会参加英雄执照考试的,但是考场也不止这一个,相遇的几率并不是百分之百。
所以大概是天意弄人,就这样让他和小胜相遇了。
夜岚君也是一个极度仰慕雄英的人,在A班大喊着“Plus Ultra!”时立刻冲过去跟着大喊,这么做确实非常的……莽撞,也不是不能理解,因为绿谷也和他一样,非常想冲过去一起大喊那句口号,不过……这一下把那边的所有视线都吸引了过来,绿谷忍不住往后缩了缩,毕竟小胜还在那里。
“擅自加入别人的加油队伍可不好啊,稻佐。”
“啊啊糟了!!”来了,夜岚稻佐的抢地式道歉!“真的!非常!抱歉!!!”
那边黄色头发的是上鸣君,在电视上看到过,个性是放电,招式非常厉害但是控制性差,用力过度就会变成无法战斗的状态,旁边的还有濑吕范太和蛙吹梅雨,都是在雄英运动会上非常出彩的角色,现在正在讨论着夜岚君的来历。
“东雄英,西士杰。”听到小胜的声音还是有点……“但是DEKU,你这废物为什么会在那里。”
“咿!”果然还是对小胜有些害怕。
“爆豪,是认识人吗?”
“哈?谁会认识这种废物。”小胜扔下这句话就转过身不再说话,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俩认识,而且关系差到极点。
士杰这边的同伴也看向他,他只能抬起头对其他人说着没什么的话,催促他们赶快去会场。
“真可怜啊,爆豪你是不是以前没少欺负人家啊。”
“谁比较像恶人真是一眼就分辨出来了呢。”
雄英的调笑声渐渐被留在身后,绿谷也在心底给自己打着气: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什么都做不到的DEKU了,我是现在是饱含加油意味的!等一下,包含加油意味的什么?
突然卡壳的绿谷被同行的夜岚用力拍了一下肩头,顺势搂着他快步前行,口中还安慰着他:“不用不安,不管那家伙有多厉害,你一定没问题的,出九!”
“嗯……嗯!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哈哈哈哈哈”
另一边,爆豪的内心也可谓风起云涌,原因也不难猜,正是因为那个本不该站在竞争者之列的,绿谷出久。

“喂喂爆豪,刚才那个人到底是谁啊。”
“我不是说过我不认识他了吗。”
“5”
“骗谁啊你脑袋上的筋都要爆炸了,不认识的人至于这样吗。”
“4”
“吵死了!你们都要在这呆着么!”吼完这句之后爆豪就率先冲进了会场,切岛也跟着跑了过去,其他人决定稳妥的抱团前行。
除去爆豪的不合群之外,他单独行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从刚才起一直扰乱他思绪的那个人。那个无个性的废久到底是怎么考进士杰的,是怎么进入英雄科,又怎么能和自己站在同一条水平线上竞技。
这样的问题在他脑海里一条条闪过,他隐约觉得自己知道一些答案,又完全摸不清楚,只能在混乱的人群中寻找那个身影,到底在哪?
“在这里哟,小胜。”就在他不停寻找绿谷的所在时,对方却自己送上门来,就在他和切岛经过高架桥下时随着平常在路上相遇般的问好,对方的攻击重重的砸向他。爆豪的反应能力让他立刻退后两步躲开一踢,紧随其后的第二踢被他用手臂挡下,右手中的火花立刻爆射出来朝绿谷上身的空档攻去,这一击最终也落了空,绿谷迅速的将他右手打偏稳住下盘侧身躲过另一下攻击。
废久什么时候居然敢反抗自己了?爆豪恍然间在想,他们上一次见面是在入学考试之前,在学校的毕业典礼上,他们两个隔着几个人,废久朝他打招呼,被他一句吵死了堵得转过头去。
他对废久说不准雄英,在雄英的考场前,就真的没有见到那个碍事的身影。
是少了什么?
那个蠢货口口声声的和自己对着干说要去雄英,但是真的到了考试前却认清现实转换目标了?怎么可能!那现在他出现在这里,出现在其他学院的英雄科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边打得火热切岛本来是想上前帮忙的,还没等他上前士杰的其他人就缠了上来,从他身上掉下来的肉块非常诡异,仅仅是一瞬间,他就被裹成肉块动弹不得,那个人解决掉他之后准备向爆豪出手,但是绿谷出声制止了他。
“等下肉仓君!这件事由我自己”抓住这扭头喊话的空档,爆豪将绿谷踢飞出去,手中爆破的推力让他紧跟着飞出去的绿谷,在落地的那一刻给他从上方而来的重拳。
“喂废久,你就凭这种本事考上的士杰吗?难不成士杰都是你这种没有没有个性的废物所以你才能进去?真是笑死我了!”
“小胜你……真是个笨蛋!”被掐着脖子按在地上的绿谷好像又变成了那个爱哭鬼,一边忍着泪水一边又完全控制不住泪腺,只有这一点让爆豪觉得他还是没变,还是以前的废久。
忽然脚下的地面开始剧烈的震动,紧接着大片大片的裂开翻起,受这影响爆豪的手有些微松动,绿谷立刻抓住机会踢向爆豪的腰间,翻滚起身后立刻躲进地震形成的掩护中。
肉仓精儿从另一边跟上了他,听着爆豪在身后大喊让绿谷出来的语句有点按捺不住。
“如果是我们两个一起上的话,很快就能让他出局,真的不打了吗。”
“……不了,现在要抓紧时间达标,这样纠缠下去不行。”绿谷也冷静了一下,把最后一点眼泪擦干净,开始寻找稍远些的其他目标。
这次的目标是拿到执照,如果只和小胜在那里纠缠,如果输了的话就浪费了一次机会,如果打败了小胜……绿谷又不希望小胜就这样出局。
真是矛盾……
明明也想要和他分个胜负,也想告诉他自己已经不在是懦弱无力的自己了,但是真的做这件事时,又如此的困难。
时间过得飞快,没有多久执照考试的第一场就结束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