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灾

不同[下]

我越来越不知道在写什么23333打斗好麻烦,但是还想写,缩写了100?话到103话的内容所以很多剧透,最终也没写出我要的东西,一直这么的意识流,词汇也越发贫瘠怀疑人生,这俩家伙的关系太复杂了,好难。

“夜岚君真的是超厉害啊!一上场就淘汰了120人,个性真的很难对付呢……”
“还是绿谷你比较难对付,每次一到对战训练的时候就棘手的不得了。”

“爆豪你也通过了啊,刚才真险,一开场就被一大堆人围住差点就出局了。”
“闭嘴白痴脸。”
“……”超失落的……
隔着休息室中并不多的人,两所学院的人都各自交流着,全数通过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接下来还要应对好剩余的一场考试。
在巨大的爆破声中,建筑物和地面接二连三的呈现不同程度的倒塌崩裂,解说也在人们为什么的疑问中开始讲解下一轮考试的规则。
“救助演习。”
“英雄的道路不只有打败敌人这一种,救助别人也是非常重要的啊。”
“嗯!”
“走吧。”
士杰这边,大家说好了一起行动所以很迅速的就完成了一部分人的救助,基本上通过应该是没什么问题,虽然担心爆豪再次上门可能会造成计划外的争斗,但是也没有发生。
直到体育馆的墙壁被爆破出巨大的缺口,敌人的涌入给她们带来了新的考验。
“是黑帮虎鲸!”
“不是吧来真的!?”周围的不少人都对这种安排大感震惊,士杰这边夜岚和绿谷却先冲了过去,夜岚拥有的优势令他极快的到达已经与敌人碰撞的现场,疾风随着她的到来掀翻一片敌人,暂时缓解了现场的压力,让避难工作可以继续进行。
“这种展开真是热血啊!”他兴奋地大声喊出,却在发现现场的轰焦冻后停顿了一下“居然和你碰在一起…!!”
“你啊,去协助救护所的避难怎么样,你的个性很适合吧。”
“这边我来解决。”
夜岚感觉被轻视了,身边卷起狂风就向敌人的头领袭去,而轰焦冻的火焰爆发出来时的气流却将他的风吹偏了方向,两人对此争执不下,看的敌人也无奈起来,而后两人再度同时攻击,仍然是一样的结局,但是这回的攻击却将火焰吹向了到在一旁动弹不得的真堂,眼看火焰就要吞没他时,发动力量赶来的绿谷将他拽出火焰,对这两个家伙他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大骂两个人的愚蠢。
深知自己愚蠢的两人也为此付出了代价,敌人的个性瞬间将他们击倒在地,数量众多的敌人越过他们几乎不存在的防线扑向不远处的群众。混乱之中,这两人用自己最后的控制力打造出风与火的牢笼将头领困住,便再无计可施,后续的支援迅速的镇压着其他敌人,场内对于HUC的救助也一刻不停的进行。
看起来一切都要结束了,绿谷解决完手头的敌人又去关注倒地却仍在坚持的两人,被困在风火之间的虎鲸头领突然暴起将两人的牢笼吹散,质问着他们根本不存在的后手,脚下的力量发动,绿谷的飞踢转瞬攻向敌人的头顶,被挡下后心知不妙,就听到爆豪的声音响起。
“滚开那里废久!”没做任何多想,绿谷在落地的那秒立刻后跳,阻挡实现的烟雾中突然攻出的覆盖型炮火令敌人闪躲不及,真真正正的吃了这一招。
“呃,截止到这一刻,危险区域的所有HUC都已经得到救助,原谅我的任性,现在,临时执照考试全程——结束了!!!”
“结束了!?”
“不,还没结束哦。”在众人该松口气的松口气,不甘心的不甘心的时候,从黑帮虎鲸身后冒出了一片黑雾,A班的人立刻明白了这是谁,可是谁都来不及阻止那里面伸出的手,搭在黑帮虎鲸的安全控制装置上。
“就让我们,给你们带来新的考验吧未来的英雄们。”
不只这一处,整个会馆都开始躁动起来,诸多的敌人从会场的四面八方被传送,在场为数不多的职业英雄投身会场保护学生们,整个流程都像是那天A班遭受的袭击一样,但是这回敌人的数目虽然变少威胁程度却有所增加。
死柄木破坏了黑帮虎鲸头领的限制,得到自由的他首先对面前的小鬼发起进攻,刚退开一些距离的绿谷仍然在它的攻击范围,此时却顾不上自己先冲过去抓住倒在面前的轰,将他先抛给赶来接应的士杰前辈,声波的余震扫到他,强忍着脑中的异样感他又冲向不远的夜岚,在他跃起快要到达夜岚身边时,诡异的黑雾再次铺开,要将他卷入那片黑暗。
又要中这一招了吗?
又?什么时候?
现在不是分神的时候,他却怎么也控制不住这个问题闪过脑海。
“boom!”爆豪的爆炸驱散了黑雾,让绿谷得以幸免被送往未知的危险中,他前滚起身,敌人显然变得更加谨慎,他们没有抓住传送的核心,这时迅速撤退成了绿谷心中的首选。
扶起夜岚,索性他的麻痹程度还要轻一些,可以用个性稍微支撑他俩撤退。
“小胜快跟上!”
“谁要跟着你走啊!”
“夜岚君拜托了!”
“好的”夜岚明白他的意思,放出风将爆豪也拽了过来。
“杀了你哟混蛋!!!”
“杀了我也不能把你一个人扔在那。”
“嘁!”
[在场内的考生请不要惊慌,尽量避免与敌人战斗保护好自己,职业英雄正在赶来的路上,很快就会来保护大家。]
场内的广播响起,所有人都渐渐冷静起来,形成有组织的抵抗团体,互相掩护着躲避敌人的攻击,敌联盟的攻势突然就变弱了,像是得到什么信号一样有序的开始撤退。绿谷他们脱离战斗之后死柄木也不来追击,反而开始转移黑帮虎鲸的所有成员。
他们的目的是这个!
所有在场的人忽然都明白了这点,但是周围的敌人也不断阻挠着他们上前,只能看他们一个个被黑雾带走。
战斗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结束了。

在稍事休息安抚之后,在场的人员立刻组织进行通过名单的公布,补考方案的公布等,在找到自己名字后,绿谷真的是松了一口气,然而在上面却没找到爆豪胜己的名字,小胜落榜了?
连他都有些无法相信小胜会落榜,不过第二项的救助……也真的说不定。
绿谷在不远处很显眼的雄英队伍中发现了爆豪,现在也一脸震惊,如果现在去找他的话……肯定会被揍一顿还是算了。这么想着结果爆豪一扭头,正好和他对上视线。
糟糕了!绿谷忍不住抖了抖,看到对方做出了一个往那走的手势。
去……还是不去呢?

还是跟着来了……
“小胜……找我有什么事?”
“我说废久啊,你的个性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无个性吗?在刚才实战里的那股力量是怎么回事!?”
“这……我……。”面对青梅竹马的质问他发现自己无话可说,真的要告诉他欧尔麦特的事吗?这可是连妈妈都不知道的秘密,发誓绝对不告诉别人的秘密。
“你,一直都瞒着我是吗?”对面的爆豪却异常的冷静,连一直绞在一起的眉头都放松了,这让他非常不安。
“你一直都在看我的笑话吧,”
不是的小胜
“明明拥有着强大的个性却装作无个性,”
不是的小胜!
“不过你考去了士杰和我并没有什么干系,下一次我会打倒你,”
我……
“滚吧死书呆子。”
“等一下小胜!”

“吵死了白痴!”咚得一声,绿谷被踹到了地下,后脑的痛感让他清醒了不少。
咔酱?他扭头看向床上发着起床气的青梅竹马,想起现在他们已经是住在一起的恋人。自己在昨天执行任务时被抓做人质的女孩受到刺激个性暴走,将他也波及了。
女孩的个性作用于精神,据记录会让人看到不同的自己,但是这个看到究竟会让人看到了什么样的过去未来,究竟是不是真实却无法确定。
他看到的就是那个不知为何没有报考雄英,在临时执照考试遇到小胜的自己,不论是自己的心情,还是真相,都无法对小胜说出口,止步不前的自己。
床上的人还在骂他睡觉也说个不停让人不得安宁,他却笑出了声,爬上床搂着恋人的腰,头埋进他的颈窝里。
“一起补觉吧小胜,反正今天也是周日,再睡一会也没关系。”当初没有真的放弃,太好了。


END


不同的

不同的

想了下去士杰的出久和咔酱相遇的故事,出胜出无差。
有很多感情还没有搞明白,不过先这样吧。

这样的相遇大概是一种必然。
在来英雄执照的考场前绿谷就明白,在开学到现在这么短时间就经历过数次敌人袭击的雄英一年级A班,是必定会参加英雄执照考试的,但是考场也不止这一个,相遇的几率并不是百分之百。
所以大概是天意弄人,就这样让他和小胜相遇了。
夜岚君也是一个极度仰慕雄英的人,在A班大喊着“Plus Ultra!”时立刻冲过去跟着大喊,这么做确实非常的……莽撞,也不是不能理解,因为绿谷也和他一样,非常想冲过去一起大喊那句口号,不过……这一下把那边的所有视线都吸引了过来,绿谷忍不住往后缩了缩,毕竟小胜还在那里。
“擅自加入别人的加油队伍可不好啊,稻佐。”
“啊啊糟了!!”来了,夜岚稻佐的抢地式道歉!“真的!非常!抱歉!!!”
那边黄色头发的是上鸣君,在电视上看到过,个性是放电,招式非常厉害但是控制性差,用力过度就会变成无法战斗的状态,旁边的还有濑吕范太和蛙吹梅雨,都是在雄英运动会上非常出彩的角色,现在正在讨论着夜岚君的来历。
“东雄英,西士杰。”听到小胜的声音还是有点……“但是DEKU,你这废物为什么会在那里。”
“咿!”果然还是对小胜有些害怕。
“爆豪,是认识人吗?”
“哈?谁会认识这种废物。”小胜扔下这句话就转过身不再说话,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俩认识,而且关系差到极点。
士杰这边的同伴也看向他,他只能抬起头对其他人说着没什么的话,催促他们赶快去会场。
“真可怜啊,爆豪你是不是以前没少欺负人家啊。”
“谁比较像恶人真是一眼就分辨出来了呢。”
雄英的调笑声渐渐被留在身后,绿谷也在心底给自己打着气: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什么都做不到的DEKU了,我是现在是饱含加油意味的!等一下,包含加油意味的什么?
突然卡壳的绿谷被同行的夜岚用力拍了一下肩头,顺势搂着他快步前行,口中还安慰着他:“不用不安,不管那家伙有多厉害,你一定没问题的,出九!”
“嗯……嗯!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哈哈哈哈哈”
另一边,爆豪的内心也可谓风起云涌,原因也不难猜,正是因为那个本不该站在竞争者之列的,绿谷出久。

“喂喂爆豪,刚才那个人到底是谁啊。”
“我不是说过我不认识他了吗。”
“5”
“骗谁啊你脑袋上的筋都要爆炸了,不认识的人至于这样吗。”
“4”
“吵死了!你们都要在这呆着么!”吼完这句之后爆豪就率先冲进了会场,切岛也跟着跑了过去,其他人决定稳妥的抱团前行。
除去爆豪的不合群之外,他单独行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从刚才起一直扰乱他思绪的那个人。那个无个性的废久到底是怎么考进士杰的,是怎么进入英雄科,又怎么能和自己站在同一条水平线上竞技。
这样的问题在他脑海里一条条闪过,他隐约觉得自己知道一些答案,又完全摸不清楚,只能在混乱的人群中寻找那个身影,到底在哪?
“在这里哟,小胜。”就在他不停寻找绿谷的所在时,对方却自己送上门来,就在他和切岛经过高架桥下时随着平常在路上相遇般的问好,对方的攻击重重的砸向他。爆豪的反应能力让他立刻退后两步躲开一踢,紧随其后的第二踢被他用手臂挡下,右手中的火花立刻爆射出来朝绿谷上身的空档攻去,这一击最终也落了空,绿谷迅速的将他右手打偏稳住下盘侧身躲过另一下攻击。
废久什么时候居然敢反抗自己了?爆豪恍然间在想,他们上一次见面是在入学考试之前,在学校的毕业典礼上,他们两个隔着几个人,废久朝他打招呼,被他一句吵死了堵得转过头去。
他对废久说不准雄英,在雄英的考场前,就真的没有见到那个碍事的身影。
是少了什么?
那个蠢货口口声声的和自己对着干说要去雄英,但是真的到了考试前却认清现实转换目标了?怎么可能!那现在他出现在这里,出现在其他学院的英雄科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边打得火热切岛本来是想上前帮忙的,还没等他上前士杰的其他人就缠了上来,从他身上掉下来的肉块非常诡异,仅仅是一瞬间,他就被裹成肉块动弹不得,那个人解决掉他之后准备向爆豪出手,但是绿谷出声制止了他。
“等下肉仓君!这件事由我自己”抓住这扭头喊话的空档,爆豪将绿谷踢飞出去,手中爆破的推力让他紧跟着飞出去的绿谷,在落地的那一刻给他从上方而来的重拳。
“喂废久,你就凭这种本事考上的士杰吗?难不成士杰都是你这种没有没有个性的废物所以你才能进去?真是笑死我了!”
“小胜你……真是个笨蛋!”被掐着脖子按在地上的绿谷好像又变成了那个爱哭鬼,一边忍着泪水一边又完全控制不住泪腺,只有这一点让爆豪觉得他还是没变,还是以前的废久。
忽然脚下的地面开始剧烈的震动,紧接着大片大片的裂开翻起,受这影响爆豪的手有些微松动,绿谷立刻抓住机会踢向爆豪的腰间,翻滚起身后立刻躲进地震形成的掩护中。
肉仓精儿从另一边跟上了他,听着爆豪在身后大喊让绿谷出来的语句有点按捺不住。
“如果是我们两个一起上的话,很快就能让他出局,真的不打了吗。”
“……不了,现在要抓紧时间达标,这样纠缠下去不行。”绿谷也冷静了一下,把最后一点眼泪擦干净,开始寻找稍远些的其他目标。
这次的目标是拿到执照,如果只和小胜在那里纠缠,如果输了的话就浪费了一次机会,如果打败了小胜……绿谷又不希望小胜就这样出局。
真是矛盾……
明明也想要和他分个胜负,也想告诉他自己已经不在是懦弱无力的自己了,但是真的做这件事时,又如此的困难。
时间过得飞快,没有多久执照考试的第一场就结束了。

tbc

想画一下去士杰上学的绿谷,那样的话就是另一番境地了23333

看到幼驯染居然考进了英雄科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突然发火的咔酱,还有依然执着于自己一半能力的轰,也许经过了英雄杀手事件性情大变的饭田……

咔酱一定会追着小久满场跑的

不爱自己的人
是得不到别人的爱的。

心情1

爱是痛苦的
它不断的责备着我
不断的要求着我
只给我微少的回报
守着这颗果树的我
明知品尝到的
多是苦水
却对这苦涩的滋味
如饥似渴

你若问我滋味如何?
我说
是甜的

入梦【触手胜】

不让我发,我去弄了连接

路人x咔酱

出久只在末尾露了面23333

https://m.weibo.cn/3592505965/4109193730986148

【胜出胜】一次合作

访谈节目为载体,全程对话,原创角色,到目前为止没有cp倾向不过应该还是幼驯染233。

写得非常粗略,对各种演艺界的专业用词之类的还是不够了解,有bug还请原谅……

那么,要开始咯。

 

 

“嗨,大家好~这里是HEROTV每周五晚播出的超人气娱乐节目——‘噫,想不到’——我是主持人芽美酱。”

“我是主持人三泽。”

“呀又到了周五,我好兴奋啊,毕竟是一周一次的出场机会,而且而且,这次请来的嘉宾我也是超——喜欢!”

“要冷静啊芽美酱,节目已经开始录制了。”

“呀,那就没办法啦,咳咳。”芽美清了清嗓子压低声线,收起所有表情一脸严肃的说“那么接下来给大家带来一组新闻快讯。”

另一边的三泽也一脸正色的配合着她,若不是两个人坐在一张粉色的沙发上,背后的演播室也鲜艳无比的话,倒是真有点新闻主播的样子。

“近日,新晋偶像组合‘sunshine blue’将发行第一张专辑,虽然是新晋组合但是就目前受欢迎的程度也是不得了。”

“导演创世子新作的概念海报也已经公布,不出意外轰焦冻又在创世子的作品里担任了重要角色,真是令人期待。”

“那当然那等然,有轰焦冻这么个大帅哥,怎么能不令人期待。”虽然还是绷着一张脸,但是说的话却将本性暴露无遗。

“芽美酱设定又崩掉了。”

“这样子不适合我啦,不过说起来,创世子和轰焦冻的合作还真的是非常频繁呢。”

“两个人从以前就是同期同班,似乎那时候起就被称作是绝配的一对。”

“啊啊啊好羡慕啊,创世子本人也是个大美人,才华横溢而且出身名流世家,简直就是所有女生的理想类型嘛。”

“这句话有点问题……”三泽似乎想指出什么,但是搭档完全无视了他,继续滔滔不绝。

“不由得想感叹一下雄英真是个好地方啊,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想学什么就学什么,就算不是同一个专业的也在同一个班级学习,一般的学校真的是做不来。”

“老师要怎么上课真是好奇啊。那么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当年从雄英毕业的这一届艺人们,今天的嘉宾——就在他们之中,大家可以通过互动平台猜一下今天的神秘嘉宾,在嘉宾公布之后我们会从猜对的短信中抽取一位幸运观众送上大礼。”

“好想剧透啊!”

“你会被导演拖下台打死的。”

“好可怕好可怕。”

“大屏幕上首先出现的是……上鸣电气!”

“目前活跃模特界,参与过三次时尚大秀,上过一次《the day》(时尚杂志)封面,也做过一次个人特辑,也是同期里的帅哥前三~”随着芽美的介绍,萤幕上开始播放起上鸣的各种写真资料,在场的粉丝也十分激动。

“芽美酱的重点永远都是颜值呢,那么下一个是——音乐制作人耳郎响香。也是非常厉害的一位DJ,她做的电音歌曲很有个人特色,让人听过一次就忘不掉。”

“直到不久前我才好好的研究了一下DJ和电音的区别,感觉很微妙呢。”

“有很多人搞不懂这两者的概念有什么区别,网络上有一些文章介绍的非常详细。”

“那么下一位~是这位!拥有着黑暗而神秘的气质,超酷的暗黑朋克系歌手——月咏!呀呀呀呀呀这位从很多方面来说也非常的戳萌点啊,不论什么时候都戴着一个黑色的鸟面,称自己拥有极为黑暗的里人格,这股中二的气息征服了不少人呢。”芽美酱捂着心口滔滔不绝的介绍着这位漆黑的歌手,俨然一副月咏girl的表现,三泽示意继续滚动屏幕,接着出现在屏幕上的是四人的组合,台下的观众一下沸腾起来,芽美酱一回头,也小小的尖叫了一阵。

“接下来的是一支摇滚乐队,爆豪派阀!相信大部分人对这支乐队都不陌生吧,从一出道就很夺人眼球,第一首单曲刚发行就在周榜上排到了前十,甚至在第四周的时候挤入了前三名,作为当时的新人可以说是非常非常厉害。”

“超厉害!”芽美酱连头都不回,专注的盯着大屏幕上播放的MV,爆豪正在高扬起头嘶吼着,随动作被甩起的汗珠在橙黄的天空下闪闪发亮。

“乐队的成员都是同班的同学,主唱(吉他)爆豪胜己,吉他手濑吕范太,贝斯手芦户三奈,还有鼓手切岛锐儿郎。给大家个提示,今天请到的嘉宾之一就在这里。”

“呀……人家真的好想说是谁,不过不行,那么就公布另一位嘉宾的身份吧!”

“那么就公布吧,他就是……”

“就是——”

 

tbc

 

写个设定:

绿谷:流行歌手

饭田:经纪人

丽日:助理【这两个人的设定完全是私心】

爆豪:乐队主唱(吉他)

切岛:乐队鼓手

芦户:乐队贝斯

濑吕:乐队吉他手【他们四个的组合也是私心】

上鸣:模特

耳郎:DJ、音乐制作人

常暗:歌手【好难定义】

梅雨、尾白:特技演员

八百万:演员兼导演

轰焦冻:演员

障子:剪辑师

叶隐:特效制作

砂藤:演员

口田:CV

青山:模特

蜂田: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办

死柄木:娱乐杂志编辑【经常找各种明星的茬】

【因为忽然就好想写,临时补了很多的相关知识,但是果然,写着很没底气,就先这样吧……不管啦。】

 

 

最后是彩蛋?

绿谷出久的出道作《DEKU》的歌词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班前忽然想到的

 

从我记事起就摆在我
床头的那个木偶
带着鲜明动人的笑容
陪着我度过春夏秋冬
人们的话语总是夹着
嘲笑与不屑传到心中
但是只能听到这些话语
是绝对不行的吧

就算道路充满艰辛
也不会停止前行
至少在我未来的生命里
要更加接近你

绽开吧
如同最绚烂的花火
一定要给你带来笑容
一口气
冲到最想到达的远方
想要和你一样的勇敢
成为最棒的英雄[hero]

 

 

 

忽然就不想写访谈体了

不过我们还是下次再见吧!

【胜出】一个被老师叫走的下午[下]

我感觉我要被打死了

 

啊哈哈哈哈

 

我不管我就要翻车!!!

 
 

 

“小,小胜……”

 

听到那个畏畏缩缩的声音之后,爆豪胜己本来就无比火大的心情变得更加暴躁,没好气的冲紧紧贴着他的绿谷喊:“啊?找死吗废久?”

 

“要进去了……”

 

“……”

 

两个人在宿舍的大门前已经准备了一分钟,却一步都没能迈出去,虽说今天大部分人都因为实习任务不在宿舍,但是总有一些因为各种原因早回来的人,不是在公共休息区看漫画打游戏,就是在整栋宿舍楼里的各种角落潜伏着,随时可能目击他们现在的样子。

 

不妙啊,真的很不妙。

 

但是就现在的姿势到处乱走也很不妙,不说看到他们的姿势会怎么想,两个人一起走的话总是会踩到对方的脚然后双双摔倒,这样就更糟糕了。而且一直在这里等着的话说不定很快就会有其他同学回来,考虑到小胜的自尊心就只能像之前那样背着小胜让他装作昏迷,如果有人问起也能用个性之类的原因搪塞过去……所以,只能这么办了。

 

绿谷咽了下口水,拜托爆豪装作昏迷趴在他背上,让他背着他进去。本来以为会被臭骂一顿的他,却感觉到爆豪意外听话的把头和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催促他赶快行动。

 

哇……这样子的小胜,不妙啊。紧张又害羞的情绪反映在他的脸颊上,绿谷偷偷用眼角去瞄爆豪,又因为他转过脸的关系只能看到他扎人的浅金色头发。

 

两个人就这么走回了宿舍,不出意料的已经有人回来了,热心的切岛听到爆豪晕过去就要过来帮绿谷一起搬他,其他人也调侃着他和爆豪,绿谷一边捏着冷汗祈祷小胜不要生气暴走,一边拒绝切岛的好心,就这样艰难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终于松口气坐在自己的床边,绿谷不禁反省起了今天的失误,想着以后还是要更加小心才好,不然总是出现中了各种敌人个性的事对他的评价和影响都不会太好。

 

而且从刚才起,小胜就意外的安静——咿!

 


 
 
 
剩下的见微博吧23333发不出来
 

https://m.weibo.cn/3592505965/4105916783619597
像火车一样大喊污的总裁

 


【胜出】一个被老师叫走的下午[上]

文笔烂逻辑清奇,

虽然最开始没定好是出胜还是胜出,但是写着写着就有感觉了……

稳定一千字产出。


失策了。

在巡逻的时候突然冲出的抢劫犯,本来只是实习任务中意外出现的的一部分,这种时候只需要协助自己同行的职业英雄,将那几个不值一提的渣滓全部击败就好——本来是这样的。

如果废久没有在他即将一拳打在敌人下巴上的时候,突然从房顶被人扔下来的话。

那一坨碍眼的绿色非常准确的扔向了他这边,在爆豪分神准备给他一个爆破的那一瞬,本来都要不省人事的敌人突然挣脱了他,紧接他着就被废久撞倒在地。

“赶紧从我身上滚下去废久!”

“可是小胜我我我我动不了!”

“你是手断了还是脚断了,没有就滚下去啊!”

“可是我现在就像吸在你身上一样完全起不来……”

“……”

有敌人朝他们冲过来,想趁他们手忙脚乱时进攻,绿谷咬咬牙对爆豪说了声抱歉,从躺在他身上的状态硬是翻过了身,和他吸在一起的爆豪连带着也翻了过去,还没等他大骂废久,绿谷就撑着将他背了起来。

“攻击就交给你了小胜,我负责移动。”

爆豪手心噼里啪啦的爆着火花,双腿一夹绿谷的跨“用得着你指挥我,啊?区区废久还不快点跑。”

绿谷因那一夹颤抖了一下,念着“遵命”迎着敌人去了。


等到敌人全部被打到等待警察收押的时候,气喘吁吁的绿谷,和根本没打过瘾火气非常大的爆豪仍然保持着一个背着一个的姿势,同行的职业英雄对他们说:“辛苦你们了,爆豪是腿受伤了吗?把他交给我吧,绿谷你也休息一下。”

“不……好像是敌人的个性,我们俩现在分不开了……”

“场面一度陷入了尴尬。”

可以说,是非常尴尬了,他们两个不得不保持着一个背一个的方式行走,还要用一个坐在一个大腿上的姿势坐车去医院。

绿谷坐在爆豪的大腿上,感觉自己坐在了定时炸弹上,紧张和不明的情绪沸腾着,蒸的他满头大汗。啊……这可真是不妙啊,坐在小胜的腿上什么的人等之后之后会不会被炸死小胜的胸口也好热贴的这么近连心跳都感觉得到我的心跳得这么快不会被小胜发现吧就算这样能这么近的接触我……

“吵死了!”

“我什么都没说啊!”以为自己不小心把内心OS全部抖出来了的绿谷捂住了嘴,而爆豪用手戳在他的胸口。

“这里跳个不停,吵死了。”

绿谷少年,猝。


“敌人的个性是:可以将两个人体内的磁场增强并同步到相同的水平,从而另两人暂时的像磁铁一样吸在一起,敌人本身无法解除这种个性,但是大约在12小时之内磁场会自己衰减到不影响生活的程度,24小时就完全消失了。”医生一边念者手里的档案一边打量这两个孩子“你们都是雄英的学生吧,既然是住在同一个地方的就好办了,不出门然后好好的睡一觉,就差不多没事了。”

基于他们两个这样子的体位还有关系,这可不能算是没事的啊医生。


tbc